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资讯

捐赠名单

已有 132 人捐赠
  • 陈立¥200.00
  • 王超¥501.00
  • 徐涤¥200.00
  • 徐涤¥200.00
  • 丁祖潘¥100.00
  • 王超¥500.00
  • 李晓然¥1000.00
  • 汪涛¥1000.00
  • 李学茹¥1000.00
  • 刘杰¥2000.00

捐赠账号

开户行: 工商银行北京东四支行
账号: 02 0000 4109 0891 97673
名称: 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

联系我们

010-64667677 / 64669930

脚踏大地,仰望星空 ——黑龙江卫视《致敬英雄》10月19日21:20向“天眼之父”南仁东致敬!
时间:2019-10-19    来源: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

二十五年前,他描绘出惊人的天文梦想,经过了二十二年的潜心研究,他带领团队创造出举世闻名的“天眼”。他从壮年走向暮年,把一个朴素的想法,变成了国之重器,成就了中国独一无二的项目,使中国在射电天文领域的探索领先世界水平二十年。10月19日21:20,黑龙江卫视《致敬英雄》向“天眼之父”南仁东致敬!

南仁东的名字,与FAST密不可分,生前身为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的南仁东,曾任FAST(天眼)工程首席科学家兼工程师。1994年,南仁东提出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(天眼)工程概念,它被誉为“中国天眼”。在此之前,世界上最大的单面口径射电望远镜,是直径350米的美国阿雷西博望远镜。为了实现“天眼”梦想,节约研究经费,南仁东用十二年时间跋涉在祖国西南大山,走过一千多个洼地,寻找合适的“天眼”落脚点。经过二十二年潜心研究,2016年9月25日,“天眼”工程在贵州省平塘县的喀斯特洼坑中落成,它是世界最大单口径,最灵敏的望远镜。然而,距离“天眼”启用一周年还有十天的时候,中国“天眼之父”南仁东因病逝世,永远闭上了双眼……

十天之后,FAST(天眼)发现两颗脉冲星,传回数据,完成“首秀”。2018年10月15日,国际永久编号“79694”小行星,被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委员会,正式命名为“南仁东星”,这颗代表中国人科学精神和奋斗精神的明星,将在太空继续守望这片他曾经辛勤耕耘的土地。

“假如世界看不到天眼FAST的成功,那么世界将看到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奋斗。” 《中国天眼:南仁东传》的作者王宏甲在撰写的书籍中提到一个感人的故事:南仁东和他在工地收留的一只流浪狗。

王宏甲现场回忆道,南仁东在贵州选址建“天眼”时,在当地收留的一只流浪狗,每次南仁东来工地的时候,那只被南仁东起名叫凼凼的狗就跟在他的前后左右跑,它跟着南仁东走遍“天眼”落址的每一寸土地,22年静默相守。南仁东来了,凼凼最先知道,马上就迎上去。后来南仁东去世了,凼凼发现南仁东很久没来,它就表现得非常焦躁不安,四处寻找,凼凼独自跑遍曾经跟南老去过的每一个地方,来来回回,工地里找不到就到工地外面转……

大家都知道它在找南仁东,但是如何才能让一条狗明白:南仁东已经不在了,不要找了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凼凼仍然在不知疲倦地找。有一个月圆之夜,凼凼坐在FAST高高的圈梁上,昂头对着月亮,发出撕心裂肺的长啸,其声之悲,催人泪下。 

南老一生低调,唯有一次破例,选择高调亮相。“别人都有自己的大设备,我们没有,我挺想试一试”,南仁东把一个朴素的想法落成国之重器,历尽艰辛。建造“天眼”的地方从无路可走到贵州当地百姓自发修路13公里;南老成就了中国独一无二的项目,使得我们在天文领域探索水平领先世界20年。项目从不被看好,到名声大噪,随之而来的是对南老铺天盖地的报道,南老大多婉言谢绝。

一次央视《科技盛典》发出邀请,他却破天荒爽快答应出席。那时,南老已罹患肺癌晚期,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,想借助电视直播的机会,亲口对帮助过“天眼”项目的贵州百姓道一声谢谢。盛典当晚,南老第一个出场,用受损的声带艰难发声,逐个挤字。这也成为了南老生前最后一次公开亮相。

要满足多少苛刻的条件,才能成就“世界第一”的射电望远镜?南仁东的高中同窗、清华校友、FAST(天眼)团队成员等,洒泪现场,动情分享与南仁东共处的点滴往事……...一曲童声合唱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,是孩子们对南仁东孜孜以求钻研科学最好的致敬!